滨海| 伊春| 竹山| 铜陵县| 达坂城| 冕宁| 尼玛| 广西| 滦平| 伊吾| 翼城| 岱岳| 富源| 马尾| 南海| 平鲁| 梁河| 西充| 固始| 隆回| 上街| 屯昌| 北海| 阜宁| 宜宾县| 萨迦| 容城| 扎兰屯| 福贡| 景泰| 嵊州| 寻乌| 唐县| 名山| 根河| 乌什| 珲春| 双阳| 安远| 交城| 汉源| 都兰| 长春| 施秉| 花都| 株洲市| 乐安| 珊瑚岛| 阳新| 阿拉善左旗| 陆川| 天等| 肃宁| 名山| 甘德| 商城| 贵德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新津| 抚顺县| 鄯善| 同心| 伊通| 鹤庆| 武鸣| 汉南| 武都| 北宁| 福山| 海淀| 宣威| 陕县| 衡南| 翁源| 怀宁| 上虞| 高碑店| 库伦旗| 麦盖提| 莫力达瓦| 云梦| 二道江| 固原| 宜昌| 南召| 富裕| 鹿寨| 湘潭市| 新巴尔虎右旗| 长治县| 华蓥| 贺兰| 兴隆| 清镇| 肥东| 奎屯| 阎良| 贵南| 彬县| 张家界| 彰武| 双阳| 循化| 理塘| 巴彦淖尔| 潮阳| 龙泉| 陕西| 敖汉旗| 维西| 万安| 南部| 绛县| 长垣| 青神| 迭部| 商洛| 云霄| 长丰| 鹰潭| 武安| 邵东| 南昌市| 安阳| 上街| 和林格尔| 涡阳| 会东| 南平| 商都| 西盟| 信阳| 思南| 南华| 潮南| 太和| 阿勒泰| 钟山| 承德市| 新建| 吴堡| 泰顺| 寿光| 景洪| 泾阳| 依安| 宁阳| 西沙岛| 岳阳市| 铜鼓| 静海| 三明| 射洪| 开县| 北戴河| 洪湖| 通渭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灌阳| 门源| 商水| 浦城| 绿春| 墨脱| 峨眉山| 将乐| 依安| 济南| 漠河| 西宁| 秀山| 涿鹿| 建昌| 长泰| 台州| 霍城| 团风| 长春| 怀集| 衢江| 西昌| 太仆寺旗| 林州| 阜阳| 榆中| 陵川| 长阳| 石门| 永寿| 高安| 怀安| 杭州| 贾汪| 陵水| 巩留| 平度| 隆昌| 偃师| 广西| 宁夏| 厦门| 阿拉尔| 天等| 吐鲁番| 精河| 广昌| 永德| 宁夏| 黄平| 理县| 太仆寺旗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长安| 定安| 华池| 招远| 昭通| 上饶市| 乌当| 金口河| 保德| 海晏| 通辽| 南宁| 武城| 五指山| 阜宁| 勃利| 井陉矿| 龙海| 昌邑| 宁津| 阳城| 安国| 蔡甸| 巢湖| 道真| 紫阳| 弥渡| 二连浩特| 黄龙| 汝南| 东丽| 福海| 呼和浩特| 西宁| 台州| 唐县| 沛县| 黎平| 祥云| 南涧| 曾母暗沙| 清水河| 德化| 贺兰| 金阳| 道真| 砚山| 揭东| 太仓| 岑溪| 定西| 邻水|
图文切换>正文

传承传播家乡音乐 徐州版《茉莉花》将香飘意大利

2018-02-21 08:04 | 国搜徐州 | 手机看国搜 | 打印 | 收藏 | 扫描到手机
缩小 放大

核心提示:2016年5月,北京举办全国首届电视合唱大奖赛,邢剑平和他的合唱团凭借一曲《苏北茉莉花》,顿时给大家带来一股清新欢快之气,受到广泛好评。在现场,有几位意大利人也对该曲很感兴趣,有点熟悉又很欢快的曲调、反复出现的“咚哩个咚”朗朗上口,让他们很快就跟着哼唱起来。等到邢先生等人表演结束后,这几位意大利人遇到他们,不断地伸出大拇哥并微笑着反复唱“咚哩个咚”,邢先生明白:“他们喜欢我的茉莉花,虽然他们不会中文,我也听不懂意大利语,但音乐是无国界的。”恰恰就是这样一种机缘,《苏北茉莉花》促成了意大利卢卡市政府的今夏之邀。

“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”“得儿呀一呀一呀哎嗨咦”一个是江南小调的清丽婉转,一个是徐州琴书的粗犷朴实,这两种大相径庭的风格却被徐州著名音乐人邢剑平先生完美融合,创作出《苏北茉莉花》。凭此曲,他和他的艺术团引起意大利音乐人的关注。4月20日,意大利卢卡市政府发来邀请,希望他们7月赴意参加中欧(意大利)国际艺术节。

突如其来的退休让他决心好好做音乐

今年60岁的邢剑平,按说应该刚退休,但15岁就参军的他,到2002年时工龄就已满30年,那时为了响应号召,他选择从徐州冶金工业公司工会主席岗位退休。说起那时候的退休规划,他说,退休那时他才45岁,还没仔细考虑过详细的规划,只是有了一个决心:彻底释放爱音乐的心,好好做音乐。

离开工作岗位的邢剑平,其实并没有退休,他做了证券分析师。每周三他的讲座是场场爆满,很多中老年人都提前赶到礼堂抢座来听他的分析。这是为什么呢?他说:“我是唱着歌分析股票的。”原来,爱音乐的他用大家耳熟能详的曲子,把股票走势、股票分析编成歌词唱出来。他举例说,在股票大盘行情比较低迷时,他会唱一些振奋人心的歌曲,鼓励炒股的人,为他们缓解不良的负面情绪,帮他们树立比较健康的理财炒股观念。

后来,邢剑平结束证券分析师的工作后,开始带合唱团。能跳芭蕾,能拉小提琴,能作曲,能指挥的他在合唱团里,尽情抒发自己对音乐的爱、对徐州地方音乐的传承和传播。他经常带着合唱团去全国各地演出,登上央视演播大厅,去江苏电视台,这都是对他和他的合唱团的一种肯定。后来,邢剑平还被云龙老年大学聘为教师。

“奇迹发生,是音乐救了我”

“音乐就像我的生命、我的灵魂一样。”邢先生说,这爱好从小就伴随他,他认为这和他父母喜爱音乐有关,尤其是他的母亲曾在苏州读过女子学校,尤其喜欢徐州的柳琴戏。也许就是一种遗传基因,让他从小就对音乐充满着喜爱。五岁那年,他学习芭蕾舞,后来成了徐师一附小宣传队的队员,曾和老师一起到淮北歌舞团学习芭蕾舞剧《白毛女》,塑造过杨白劳、大春的角色,在《红色娘子军》中塑造洪常青一角。正是扎实的芭蕾舞童子功底,年届60的他在2016年《苏北茉莉花》的表演中还秀上了一段芭蕾。

除了学习芭蕾舞,邢剑平还向宣传队里的肖成家、冯晓舟等名家大师学习作曲、拉小提琴、二胡等。他回忆说,当年他太喜欢拉小提琴,总是琴不离手,脖子、手都被磨出老茧。他还说了件趣事:“那时我练琴常被父亲追着打,他不是逼我练琴,而是逼着我别练了,大半夜的,太扰民了。后来,我父亲让他厂里的工人给我打了一个铜的弱音器。”

邢剑平矢志不渝地爱音乐,但对他实现音乐梦的考验却接连不断。15岁那年,他以文艺兵的身份应征入伍,但到了部队他却被派去四川绵阳一座深山里,做了昼伏夜出的谍报员,他无法接触音乐,这是他第一次音乐梦碎。但等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后,他又立刻开始了音乐梦的追寻。

退休后,本该有很多自由支配的时间,可以更好的追寻音乐梦想,但邢剑平却波折不断。在2000年前后,那时他还没退休,他的父亲因病卧床不起,吞咽困难,光给父亲喂一顿饭就得花上2个小时。为了照顾父亲,那时的他几乎处于与世隔绝的“失联”状态,几乎没有想过音乐梦想。父亲过世后,2006年他才复出追寻音乐梦想。然而,不幸的是2007年前后,他患上了慢性心力衰竭,不久又查出右肾有囊肿,这个打击让他一度丧失了生活的信心。

“是北京一位医生的话点醒了我,开心也是一天,不开心也是一天,为什么不珍惜这眼前的每一天,做你想做的事情呢?”邢先生说,他再度重拾音乐梦想,不断创作音乐,从事徐州地方音乐传播和传承工作。“奇迹真的发生了,去年我检查身体,囊肿查了两次都没有了,心脏问题也变得非常轻微了。”他说,“是音乐救了我。”

“苏北茉莉”促成卢卡的今夏之邀

谈到创作《苏北茉莉花》,邢剑平说:“这是必然中的偶然。”他解释称,一直以来他都特别想把徐州的地方音乐和曲艺传播出去,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喜欢徐州音乐。他也不断尝试用徐州风情的民间小调作为音乐元素来创作歌曲,能够反映徐州地方特色,抒发人们的情感。比如,他为《行酒令》、《妈妈的手擀面》、《捏面灯》、《柳琴戏歌》、《云龙湖之恋》音乐作曲,一唱出来,就会让很多老徐州人听出乡音乡情,通常会采用一些徐州柳琴戏的音乐元素,所以让大家感觉非常亲切,朗朗上口,易学易唱。

“2015年10月,我应邀创作一首有咱们地方色彩的歌曲。”邢剑平说,正在他苦思冥想时,偶然听到了《茉莉花》,这让他茅塞顿开,江苏民歌《茉莉花》被誉为中国的第二国歌,但该曲清丽婉转,细腻流畅的苏南特色,并不能完全体现身在苏北的徐州特色。据他了解,该曲有扬州、东北、河北等地多个版本,于是他决定推出具有徐州地方特色的《苏北茉莉花》。一确定这个想法,他立刻就投入到紧张的创作中。经过几日几夜不眠不休的创作,几番推倒重来,他的《苏北茉莉花》终于问世,并一经传唱就好评不断,很多音乐人、评论人都认为这就是能代表徐州的《茉莉花》。

2016年5月,北京举办全国首届电视合唱大奖赛,邢剑平和他的合唱团凭借一曲《苏北茉莉花》,顿时给大家带来一股清新欢快之气,受到广泛好评。在现场,有几位意大利人也对该曲很感兴趣,有点熟悉又很欢快的曲调、反复出现的“咚哩个咚”朗朗上口,让他们很快就跟着哼唱起来。等到邢先生等人表演结束后,这几位意大利人遇到他们,不断地伸出大拇哥并微笑着反复唱“咚哩个咚”,邢先生明白:“他们喜欢我的茉莉花,虽然他们不会中文,我也听不懂意大利语,但音乐是无国界的。”恰恰就是这样一种机缘,《苏北茉莉花》促成了意大利卢卡市政府的今夏之邀。

未来规划中不忘践行对妻子的承诺

邢剑平说,接下来一段时间,还要好好打磨一下《苏北茉莉花》,希望它能在卢卡绽放出璀璨光芒。另外,母亲节就要到了,他作曲的《妈妈的手擀面》是和着泪完成的,希望能够把这首歌推广开来。他说,他的母亲不过是众多母亲的一个缩影,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碗妈妈亲手做的美食,他认为这首曲子能够引起大家的共鸣。至于未来的规划,他说要把咱们徐州的地方音乐传播传承下去。“我个人义务奉献,结合咱们徐州的民间小调,多创作歌曲,融入徐州风情音乐元素。”

除了音乐上的规划,邢剑平说他要继续践行对妻子的那句承诺——晚上9点半回家。

“这是我坚持多年的承诺,不是怕老婆啊。”邢先生说,从2006年开始,他复出做音乐,繁忙的工作、频繁的应酬,让他经常晚回家,他爱人每晚总是静静等他,直到他进门,她才回房间关门睡觉。后来邢先生身体不好,又接连出了两次车祸,他爱人就要求他晚上十点回家,起初他还有点不能坚持,但后来他体会到约束也是一种爱,于是就答应了。当他爱人把时间又提前半小时后,他也欣然接受。他说:“现在只要到9点半,家里准有一盆热腾腾的水等着我泡脚,我觉得这事儿听妻子的没错,会一直听下去。”(周桓星 报道)

   

   

更多阅读

点击加载更多

热点直击

今日TOP10

猜你喜欢

旅游热点新闻

网友还在搜

热点推荐

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廖家坪 静观镇 小坑镇 东闫楼村村委会 磐安镇
羊四寮 东南街 马力镇 香山美墅 东高城村委会